鲸交所赵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八大跳战,Sangyoon退役 - 币圈动态 - 找空投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币圈动态

鲸交所赵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八大跳战,Sangyoon退役

发布日期:2019-10-24 14:18:37

浏览:

简介:鲸交所赵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八大跳战,Sangyoon退役

  • 鲸交所赵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八大跳战,Sangyoon退役介绍正文

大家好,我是鲸交所的赵翼。我今天跟大家谈一谈鲸交所的 2.0,因为今天听众大部分都是鲸交所用户,我今天也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鲸交所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当中我们的很多思考,我们的痛苦和我们的下一步的战略。

大家看到鲸交所从早期开始,就把我们的智能合约提交给慢雾做安全审计。在目前前十的热门合约当中,鲸交所的合约是唯一一个通过一致性校验和代码审计的。

鲸交所是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我们本身联合了慢雾,包括 EOSLAOMAO 等八个主网节点来作为我们多签的伙伴。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原因是因为我们在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在创办鲸交所的时候,我其实是有一个蛮朴素的想法。

我当时跟另外一个创始人俊晶说,我说我们今天创办这个交易所,我们投的钱赔光不要紧,但千万不要让我们欠用户一屁股债。因为我们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的时候,我们也听说了很多中心化交易所,当时在全球都排名第一的交易所,像门头沟这些都遭遇了黑客攻击的事件,包括监守自盗事件。

所以我们在早期,就对安全问题非常重视我那时候也在想我们怎么样能够从不作恶到不能作恶。因为大家知道在互联网时代,谷歌提出了很著名的一句口号叫不作恶我觉得区块链时代作为价值互联网最重要的不能仅仅是说不作恶,而是说要不能作恶。所以我们是用多签这种方式来制约我们自己。

开个玩笑,比如说我们的私钥即使泄露,我们用户的资产也不会受到影响。我们最初多签的机制是 1+1,就是说需要经交所的这把私钥加其中一个节点的钥匙才能够去更新合约。

然后 1+1 的多签模式最近也升级到1+3,我们会邀请更多的优秀节点来参与,让安全再升级。比较极端情况,就是说要绑的话,光绑我们一个不够,还得再绑三个分布在全球的节点,一起绑才能够去控制合约。

再往下一步鲸交所会像EOS主网一样,21个节点当中15个节点通过,才能够去做决定,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往前进的一个方向。

大家可以看到是我们的第三方数据,我们在 DAppReview 上面的排名,这是今天 5 月 5 号的数据,我们目前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中排名是全球第一,我们的入口数据什么的都比其他家多很多,但这不是我今天要讨论的重点。

因为我们自己一年多来感受是说,我们虽然在一个赛道里面保持领先,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一条小池塘里的金鱼,这其实是我们对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一个评价。

究竟是什么样的问题制约着我们,我们的痛苦是什么?我今天其实在这里做鲸直播,我还是蛮希望跟我们的用户们去分享我们的痛苦。我列了八个问题,就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八个挑战三个方面有资产的有用户的和流动性的。


第一个问题,主链上缺乏足够优质或者有吸引力的资产。

这个问题在去年大概 10—11 月份的时候,当时并不显现。因为当时在 EOS 主链上有一些比较火爆的 DApp,有价格翻了几十倍的代币,所以其实当时并不凸显。但是把时间拉长来看,从去年的主网上线到现在,接近一年的时间,我们不得不说在 EOS 主链上目前为止还缺乏足够优质或者有吸引力的资产,这一点使得很多用户并没有在去中心化交易所有交易的需求。

EOS 主链之外,我们看其他的主链,比如说波场也好,还是其他的主链也好,其实也都面临着跟 EOS 同样的问题。

这也是去中化交易所在面对中心化交易所竞争当中非常大的挑战。但我们也非常期待在 EOS 生态里面能够有一些快速成长的资产,那这样也能够吸引很多的投资者进入到去中心化交易所。

第二个问题是因为跨链技术的障碍,所以缺乏比特币等主流跨链资产,包括稳定币都没有。

所以到目前为止,全球的去中化交易所的市场份额只占到万分之二。很多用户其实对于安全都有需求和认知,但是进到去中心化交易所之后,因为没有比特币,没有这些主流资产,所以大家缺乏交易的欲望。

第三个是缺乏做空获利的交易品种和交易方式。

因为我们从去年1月份比特币的2万美金高点到现在,几乎是一个一路下跌的行情,所以在一路下跌的熊市当中,目前去中心化交易所并没有提供给用户做空获利的这种方式,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

第四点是非常变态的EOS账户门槛。

因为EOS账户,用户进不来,EOS账户的认知门槛付费门槛和使用门槛太高,所以使得很多用户的EOS都还在中心化交易所。

目前的EOS账户的创建,我觉得是非常变态的。一个大学毕业生,你要去教他使用,可能也得花个几个小时时间,我之前有一次去香港跟 Block.one 的一个同事交流,我也跟他抱怨,我说为什么要把账户做的那么难用,这么不友好。

他当时跟我讲的说就像阿里云一样,他们还是个to B的服务,所以并不是一个完全to C服务。我觉得到目前为止,EOS账户差不多120万,这个数字其实是非常可怜的。而且在这120万的EOS账户当中,其实我们知道大量的羊毛党,大量的假账号,所以EOS生态要繁荣,就这么丁点的用户量其实远远不够的。

所以我们鲸交所自己本身定的今年的一个核心目标是说,我们要成为一个百万日活的DApp,能够成为一个百万日活的交易所。而要成为百万日活的交易所,要依托现在EOS账户体系,总共才120万,是远远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要去突破EOS账户的限制。

第五点是目前的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用户进不来。

即使跨链做完,这些比特币的用户可以开发,用户其实也无法找到在EOS上的交易需求。我们核心要回答用户几个问题,一个市场到底有什么优质资产? 为什么要把比特币换成EOS上的比特币?我换过来干嘛?这也是非常大的挑战。

第六个挑战是法币用户进不来。

比如说以我们鲸交所为例,我们在上线以来到现在,我们的很多用户首先要去火币 OTC 买 EOS,然后再去到钱包创建 EOS 账户才能交易。对用户来说是非常痛苦而法币用户其实才是用户的大多数,我们怎么样能够去解决让法币用户进来的问题,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

第七个问题是机构用户进不来。

除了没有可交易的资产和足够流动性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没有非常放心的资产托管,因为今天把币放在中心化交易所其实也有蛮大的风险,这些中心化交易所中有蛮多机构用户,或者说量化交易团队的对手方。

这些中心化交易所一方面可以看清你的所有底牌,同时还拥有无限筹码,所以其实机构用户也很害怕,所以也进不来。

第八个挑战是因为交易平台具有非常强的同边网络效应和跨边网络效应,所以去中心化交易所在用户和资产端挑战,进一步的恶化了流动性。

这上面八点是我们简单列的,就是我们过去一段时间我们自己非常痛苦的。除了这八点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但这些是我们今天列出来我们希望能够跟用户去分享,让大家去感同身受,作为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今天我们要杀出重围,我们到底在烦恼什么?

因为鲸交所的愿景是全球流动性最强的交易所,我们目前已经是全球流动最强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我们的愿景是成为全球流动性最强的交易所。我们之所以把去中心化几个字去掉,是因为我们认为未来的所有交易所都会成为去中心化交易所

中心化交易所没有存在的理由和必要,他们都会走向消亡,也包括目前市面上比较领先的,包括币安,他们也还是比较先知先觉,开始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上面投入,我个对他们还是蛮欣赏的,他们是在COSMOS的基础上去做金融交易所。


所以币安+COSMOS跟鲸交所+EOS是两个阵营的战争,刚刚大家看到直播之前,我们办公室门口画着一幅漫画,因为我15年去硅谷,当时去英雄学院,上面画了很多漫威的超级英雄,后来我让我的同事在办公室门口也画了这幅画,鲸鱼就是我们,哥斯拉一样的怪兽就是币安。这是一个全球第一的去中化交所和全球第一的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战争。


浏览《鲸交所赵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八大跳战》这篇文章的网友也关注了《Sangyoon退役》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