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斯达克——“矿机”转型困境中的选择,唐德影视 - 币圈动态 - 找空投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币圈动态

纳斯达克——“矿机”转型困境中的选择,唐德影视

发布日期:2019-10-11 19:26:41

浏览:

简介:纳斯达克——“矿机”转型困境中的选择,唐德影视

  • 纳斯达克——“矿机”转型困境中的选择,唐德影视介绍正文

1010日,多方消息称嘉楠耘智即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作为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的上市之路和它的竞争对手们一样坎坷,老大比特大陆,老三亿邦国际,在上市的路上磕磕碰碰,三家公司都曾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无一例外全部被否。

港交所觉得矿机生产行业只是凭借着比特币的pow挖矿一个业务起家,发展潜力和持续性太小,盈利模式单一。

因此,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纷纷转向海外市场,寻求IPO新渠道。

三大矿机生产商除了亿邦国际深陷追债非法集资以外,其他两家每年都有即将上市港交所”“即将拥抱IPO”的新闻和小道消息流出。

科创板块开市、某AI公司敲钟、上级说一句话,都会带来一个这回真要上市了的错觉。

三进市场未果,上市坎坷

嘉楠耘智作为全球首个7nm芯片研发成功量产的机构,旗下的阿瓦隆Avalon)系列矿机为加密货市场所熟知。

l 2016年,嘉楠耘智就开始资本运作,计划通过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以30.6亿元收购其100%股权的方式,变相登录深交所。但是并购方案显示,交易完成后,前两大股东持股比例接近,有“借壳”之嫌,同时嘉楠耘智估值过高,并给出高业绩承诺,被深交所多次发函询问。最终嘉楠耘智的上市计划不了了之。

l 20178月,嘉楠耘智申请挂牌新三板。申请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和券商对其进行三轮问询,几乎查翻遍了嘉楠耘智的背景,但是最终仍然没能挂牌。

l 20182月,由于嘉楠耘智在2017年取得良好业绩嘉楠耘智再次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是最终还是以IPO申请书失效告终。

赴港IPO的招股书中显示:

嘉楠耘智在2015年卖了9727A6挖矿机;2016年,公司将产品从28nmA6升级为16nmA7,全年,两种矿机合计销售9.38万台,增速惊人;2017年,公司卖出了29.45万台矿机占出货量全球市场份额的20.9%;2018年一季度,公司卖出了10.1万台,超过了去年销售量的1/3,更超过了前年的总量。按算力计算嘉楠耘智的全球算力市场份额19.5%,是仅此于比特大陆的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矿机生产商。

嘉楠耘智公司2015年营收4769.9万元,2016年迅速增长至3.16亿元,2017年增至13.0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23.7%

公司2015年、2016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51.1万元、5254.4万元、3.61亿元。公司产品毛利率则接近50%。简单计算,从20152017年,三年间,嘉楠耘智的盈利增长超过237

融资目光转向海外

作为全球排名第一的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也在上市失败和BTCBSV两次分叉算力站后慢慢进行产业转型,将产业向AI芯片、人工智能方面转移,比特大陆台积电的一级供货商转为二级供货商,台积电不再优先生产比特大陆所需芯片

20189月,比特大陆在港交所递交招股文件,启动主版上市计划,那时比特大陆的募集资金目标是 30亿美元,而今变成了3亿

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其营收达到了 28.45亿美元,同比增长 938%净利润为 7.43亿美元,同比增长 795%

虽然利润很高,但是弊端依然很大:

挖矿长期消耗的资源是一个让币圈的人都无法忽视的诟病,单单比特币挖矿这一项,锁消耗的电费,就占到了全球用电量的0.2%以上。

pospoc和其他机制的出现,高价的矿机占据的市场比将越来越小,而且基于POW机制的加密货币,也越来越智能化、复杂化设计自己的算法。

比特大陆生产的单一蚂蚁矿机挖矿,面临着技术成本和市场缩水的双重考验。针对这问题,比特大陆也在往芯片方面发展,但是,芯片行业投入需求,但回报慢这对比特大陆包括同样想完全转型芯片行业的嘉楠耘智来说都是一个很难抉择并实行的挑战。

所以比特大陆募资目标从30亿美金降到了3亿美金,并不是真的急需这3亿美金,他们只是想找一个杠杆点,用以撬起未来的发展目标,急需一个IPO的渠道作为产业转型的捷径。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表示:“对于 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

“过去通过 A 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 B 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 B 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 A 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国内科创板不接受,港交所不看好,转而去纳斯达克也颇有无奈之举。

为何最后才选择纳斯达克?

第一,中美在地域、文化和法律上的差异。从法律风险来看,美国证券市场的“门槛”绝对不低。美国不仅对公司各方面要求都很高,监管力度也比香港和国内A股都要大得多。

第二,企业在美国获得的认知度有限。像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陆这种矿机制造商,本身矿圈就小,就算再加上币圈也不大,虽然年利润足够高,但知名度局限于华强北之类的市场,在美国可能会面临认知度不高,追捧较少的局面。

第三,科创板的出现对国内的新型企业来说是一波强大的利好,政策扶持,符合核心战略目标,市场认可等等优势。

第四,港交所也启用了双层股权结构(即同股不同权对于企业创始人和大股东而言极具吸引力,这意味着他们在获得二级市场融资的前提下,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对公司的控制力。

而且在去年年底港交所修改了两项规定:

1、允许尚未盈利、无收入的生物科技发行人以及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在作出额外披露及制定保障措施后在主板上市。
2、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的预期最低市值须达到100亿港元,若市值低于400亿港元,须通过于上市前的完整财政年度录得10亿港元收入的较高收入测试。无收入公司如果根据《主板规则》新增的生物科技公司适用章节申请上市,预期最低市值须达到15亿港元。

这给了矿机生产企业很大的希望,可以用新兴产业的身份在政策放宽的时间内尽快上市,所以都向港交所纷纷递交申请书。

2018年以来哔哩哔哩(BILI.O)、爱奇艺(IQ.O)、趣头条(QTT.O)、蔚来汽车(NIO.N)等先后赴美上市,其中选择纳斯达克上市的仍占多数纳斯达克不仅成为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的首选交易所,还吸引了在本国无法上市的大量海外创业公司。相较于港交所纳斯达克对新经济企业的包容性更大。

嘉楠耘智如果这次赴美上市成功,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必将紧紧跟上,未来矿圈最终还是走向芯片高科技板块,技术仍是第一生产力。


浏览《纳斯达克——“矿机”转型困境中的选择》这篇文章的网友也关注了《唐德影视》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