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关于《激进市场》与疫情抗击战的思想实验,3000亿专项再贷款 - 币圈动态 - 找空投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币圈动态

观点 | 关于《激进市场》与疫情抗击战的思想实验,3000亿专项再贷款

发布日期:2020-02-08 12:37:13

浏览:

简介:观点 | 关于《激进市场》与疫情抗击战的思想实验,3000亿专项再贷款

  • 观点 | 关于《激进市场》与疫情抗击战的思想实验,3000亿专项再贷款介绍正文

1月26号20:00,BlockMania AMA直播第45期继续进行,BlockMania致力于将区块链行业最深度的认知和思考带给行业与公众,欢迎其他社区跟我们合作,一起打造思想的连接器和放大器。

本期主题为「激进市场与公共卫生」,分享嘉宾为仙女座科技的CEO小岛和《激进市场》的译者胡雨青。

《激进市场》写作的出发点是当今世界的一系列新挑战——尽管近几十年来全球经济有所增长,国与国之间的差距有所缩小,但国家内部的不平等却在加剧,而且社会与政治的分歧与分裂也日趋严重——曾经让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引以为豪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作者是青年经济学家Glen Weyl和法学家Eric A. Posner。

本书分为五章,每一章在不同的领域提出了一种“激进”的方案。

第一章证明了私有财产在本质上具有垄断性,提出公有制自评税(common ownership self-assessed tax,简称COST)来打破所有者对私有财产的垄断控制,同时克服了公有制的低效率问题, 从而实现资源的完全配置效率。

第二章提出了二次方投票法(quadratic voting,简称QV),克服了“一人一票”下的“多数人的暴政”等问题。QV能让少数民族以一种更具影响力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除此之外,作者还展示了QV在其他领域中的应用前景,例如与加密货币结合来改善商业中的评级系统。

第三章提议了一种VIP新移民政策,提倡任何东道国的公民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担保移民,并从中得到经济收益, 从而从政治上缓和对移民的抵触情绪。

第四章提议法律可以限制投资机构在行业内部的多样化投资,但可以鼓励在行业之间的多样化。这样的做法能将市场的自由和竞争性从投资机构的控制中解放出来。

第五章提倡将这些数据视为一种劳动成果,将数据的产生过程视为一种有尊严的工作,并给予用户相应的补偿。这样人们都将有幸成为推动数字经济运转的数据供应商,从而可以建立一个更公平、平等的社会,还可以刺激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

以下为嘉宾小岛的AMA内容回顾:

我今天分享的主题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第一部分向大家简要回顾激进市场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第二部分结合最近的疫情,介绍激进市场如何抑制假消息的传播;第三部分会介绍目前激进市场书中的提到的方法论,在坊间都有哪些具体的实践。

提到 “激进市场” 首先要解释 激进 “Radical” 这个词。“Radical”这个单词的意思,从辞源学的角度说,是追溯事物的根本。“激进市场”意味着:追溯市场提升经济效率的根本原因, 并在此基础上用更激进的理念来改革市场。

第一章是全书最具有颠覆性的一个想法 —— 商品服务市场:公有制自评税;又叫做哈勃格税,一些读者也称之为 “断舍离” 促进税。它的意思就是从定义上否定个人的财产私有权,而让每个人都给自己所拥有的财产进行估价,并且根据自己的定价,定期缴纳税率。通过这种机制来促进生产资料更好的在市场上进行流通。

从第一章中我们就可以看见“激进市场”的含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原本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前提。但在这本书中 Glen 却对这条公理提出异议。所以说激进市场是在用经济学 “右” 派 的方法,来实现 “左” 派 的目标,即所谓的右进左出。

第二个章节是平方投票法,也是目前在坊间应用最多的机制设计,无论是美国州政府关于公共政策的投票,还是黑客马拉松的评分,还是 Gitcoin 上的众筹配额,都在使用这种方法。

前段时间,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 也在博客中发表了一篇文章,来总结这个领域的最新应用,既Quadratic Funding。有兴趣的可以阅读这篇:http://vitalik.ca/general/2019/12/07/quadratic.html

第三章介绍劳动力市场,既个人担保的签证项目。我们知道9.11事件之后,美国的签证政策日益收紧。之前就发生过 RSA 会议上,冠名的科学家签证被 check 而没有办法参加学术会议的事情。而对于跨国 IT 公司这样的事情就更为普遍。说个题外话,我之所以从谷歌离职,投入区块链 startup,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我迟迟拿不到美帝的工作签证。

在本书中,Glen Weyl 提出,可以让市场去决定签证的发放,由公民个人(而非公司)担保的外国工人发放签证,公民赚取外国工人所创造的价值与向其支付的工资之间的差额,而公民必须同时承担可能的损失。通过市场机制的调节,从而让签证发放的过程,更有效率。

第四章介绍资本市场——多元化投资1%股份限额,介绍如何通过机制设计,来分解大公司和巨头,从而抑制垄断的发生。大规模基金实际控制同一行业的多家公司可能导致企业间合谋串通。如果基金在同一行业多元化投资,他们所持有的股份不得超过1%。基金仍被允许持有某一行业的仅一家公司的大量股份,或进行跨行 业多元化投资。

第五章介绍数据市场,即有偿询问数据的权利。这一章也是我认为全书最重要的一个章节,我反复读了很多遍。其基本思想是认为,今天互联网的种种不平等的现象,是因为互联网巨头正在免费从用户处获取低质量的数据,通过这些数据反向再向用户倾销它们的产品,而普通用户则在充当免费的数据劳工。激进市场认为,应该开放他们有偿向用户询问数据的接口,以提高数据质量。让所有参与者都能从市场中受益。

总结下来,激进市场发生的本质,就是市场中存在着各种摩擦,它们包括:市场势力、外部性、信息不对称、扭曲的激励、不确定性与风险、 预算约束等等。而激进市场的目标,就是通过创造性的进行机制设计,以在次优情境下达成最优结果。为此我们需要离开道德与法律的“舒适区”,并且让科技在其中发挥作用。这也是为什么 Vitalik 和 Glen Wyle 能够一拍即合。

下一部分来谈谈疫情。疫情从最开始一城一地,蔓延到周边省市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假新闻造成的前期的疏忽,和后期的恐慌。方可成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就提到:抗击肺炎疫情,我们不仅需要口罩,也需要优质信息(http://www.matataki.io/p/1981)。但是假新闻天然就更容易扩散,恐慌的情绪导致一部分原本不是感染者的患者,扎堆前往医院,从而造成了交叉感染,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疫情的蔓延。

那么如何能够进行机制设计,更有效的抑制假新闻的传播呢?

前段时间,以太坊的创始人 Vitalik 在推上提出了一个请求:

Vitalik 提议使用“二次方投票”来筛选出那些距今一年之前,那些准确且值得一读的文章,以及配套的一个 预测市场,来预测一年后这个投票的结果。其中,二次方投票是激进市场第二章 Radical Democracy 的内容,而后者的历史和应用则更加悠久。

早在 2006 年 Cass R. Sunstein 出版的书《信息乌托邦》(Infotopia: How Many Minds Produce Knowledge)的最后一章节里就描述过为什么预测市场比传统的机制更加有效。包括激进市场里所提到的哈勃格税,广义上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种预测市场。这两个结合在一起,就是一种机制设计,符合我们前面提到的,关于激进市场的定义:创造性地设计机制以在次优情境下达成最优结果。

其中无论是二次方投票,还是预测市场,智能合约都可以在其中扮演重要的作用。具体可以参见 Augur 上的预测市场。

除了机制设计之外,区块链和激进市场还能从另一个角度发挥作用,这里并不是说要发一个,新闻币,或者赈灾币(这大概率没用)。区块链的一个 Slogan 是说:Don't trust,always verify,这不仅是矿工在处理区块时的算法,也是我们的一条处世之道。我们在收到朋友圈发来的信息,图片和视频时,也应该做到 Don't trust,verify。例如在今年台湾选举的时候,就有网友作出 fact check 的网站,来逐一考据,候选人的每一句话,那些话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哪些是不够准确的。新闻的传播也应当有一个这样的机制,能够让我们找到它的源头,进行验证。遗憾的是,今天的流量,大多发生在微信、微博,这些产品的设计上,是弱化和抵制互联网早期传统的超链接的。而让所有图片和视频都没有上下文的在群组里传播,即便是真实的视频,最后也会被放大,曲解成人们希望相信的假消息,从而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恐慌情绪的蔓延。

激进市场如何帮助我们去做到最后的这条 Verify?其实答案恰恰就是第五章之中,我们不仅需要提供有偿询问数据的权利,还要提供有偿验证数据的权利。通过机制设计,来激励数据的产生者,从而产生更加高质量的、有上下文关联的第一手数据。通过这样来更好的帮助消息的传播,去伪存真。我们每个人不仅是数据的生产者,也是记者,从而保障公众拥有平等的知情权与参与权。

最后我们来看看关于这五个章节的内容,坊间都有哪些具体的实例。

首先对于第一章,断舍离促进税,是理想,也最难利用的地方,因为否定个体的财产权很难实际操作,并且同一个实体对不同个体之间产生的价值可能并不一样,特别是对于公共物品。例如如果是一个域名,黑客可以拍走这个域名然后设计钓鱼网站进行攻击。所以目前断舍离促进税,还在一个很小范围里进行实验,例如一些网上的艺术品;以及互联网广告牌,这也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场景。之前我们在大阪以太坊开发者大会Devcon5 上,举办的Defi.wtf 就使用了这种机制来售卖给赞助商的广告牌(http://www.defi.wtf/)。

第二章的QV是目前讨论和应用最多的地方,Vitalik 的那篇文章已经做了非常好的总结。

第三个公民担保签证,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具体应用,可能在 Rojava (北叙)这样的地方,有可能首先被应用,不过 Rojava 目前也已经被证明失败。有一本书叫做《严厉的月亮》,是一本科幻小说,讲的是大概一批罪犯被放逐的月亮上,去建立自己的乌托邦,可能公民担保签证也最有可能先在月亮上实现(我瞎说的)。

群友:断舍离促进税的理论是建立在一个任何财产都有有效市场并可以交易的假设基础上的。这个假设在实际中完全不合理,因此这个税收本身是一个空谈

小岛:是的,大部分还停留在思想实验。

四据我所知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应用。

五的进展比较多。首先像是 Maskbook 这样的隐私项目的出现,来保障个体对数据进行加密,目的是引导数据劳工进行罢工,从而建立工会,与大巨头进行谈判,是使用“左派” 的路径;还有一类比如像谁 Roll,还有我们正在做的 Matataki 这样的项目,是通过让个体对自己的数据进行定价,用“右派”的方法,去设法实现数据市场。这一块目前海外社区目前的进展比较活跃,具体可以阅读我的总结文章。


浏览《观点 | 关于《激进市场》与疫情抗击战的思想实验》这篇文章的网友也关注了《3000亿专项再贷款》相关内容。